江苏快三手机投注

歡迎訪問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網

《迎著號角踏歌去,尋著絲路載譽歸》廈門鱟生科攜中國商報社帶您回顧企業砥礪前行四十年的故事!

發布時間:2019-08-16
分享到:

2018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年,也是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創立的第四十年,正逢我司被評選為廈門市標桿企業家,主力品

牌,而記載了廈門鱟生科砥礪前行四十年的文章《迎著號角踏歌去,尋著絲路載譽歸》于2019年在中國商報社和廈門市商業聯合會主編的《站在新起點,勇做新標桿》一書中發表。本期文章就讓鱟丫頭和您一起回味廈門鱟生科創立、奮斗、發展四十年歷程的甘苦與共甜!


未標題-1_副本.jpg


序言:


廈門,一個美麗的海島城市,也是我國最早設立的四個經濟特區之一。四十年來,廈門銳意進取,上下求索,始終站在改革開放的最前沿,彰顯出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這其中,作為經濟發展的主體——企業,特別是那些優秀企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甚至可以說最為重要的作用。當我們回顧改革開放四十年的艱難歷程和偉大成就的時候,我們不能忘記廈門,不能忘記為廈門的改革開放做出巨大貢獻的企業家;


2018年9月,在第20屆中國國際投資貿易洽談會期間,中國商報社攜手廈門市商業聯合會在廈門隆重慶祝了改革開放四十年活動,“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廈門標桿企業家、創業精英、主力品牌、創新品牌”推選活動的頒獎儀式同期舉行,幾十位企業家及品牌獲此殊榮。作為一個新聞媒體人,中國商報向為改革開放事業做出重要貢獻的企業家表示敬意!


中國商報也是伴隨著改革開放成長,伴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而壯大的,我們希望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帶領下,在特區精神的指引下與廈門一道,與廈門的優秀企業家一道,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為實現偉大中國夢共同努力,共鑄輝煌。


中國商報社社長徐艦


2019年夏



迎著號角踏歌去
尋著絲路載譽歸

——記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40周年


1978年,改革開放的涓涓細流奔流入海。彼時,在廈門吳偉洪研發出國內第一支鱟試劑,1982年,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的前身——廈門市鱟試劑實驗廠于改革開放浪潮中成立。


1992年,鄧小平南巡將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大江南北。彼時,廈門市鱟試劑實驗廠也沐浴春風從集體所有制轉變為承包制,企業得以注入新鮮血液。


2000年,改革繼續深化,市場競爭更加激烈。彼時,廈門市鱟試劑實驗廠從稅利幾千萬元,到營業額跌至谷底。創始人吳偉洪變賣整棟樓房投入科研創新,看似一場“豪賭”,背水一戰換來了今天的鳳凰磐涅。


2013年,“一帶一路” 倡議橫跨亞非歐綿延萬里。彼時,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經放眼海外,接班人吳尚毅、吳海蘋兄妹帶領公司搭乘“一帶一路”快車借“路”天地寬。


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此時,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更加潛心于前沿的技術創新,讓企業擁有定價權,擁有未來外部不確定性的應對之道。


歷經四十年的歲月沉淀,廈門鱟試劑可謂是因“改革開放而生,因改革開放而興”,也伴隨著“一帶一路”倡議走出國門擁抱世界:歷經四十年的光陰變遷,企業掌門人因勢而謀、因勢而動、因勢而進,龍門一躍成為行業佼佼者。市場經濟大潮洶涌而至,有過追浪前行,有過痛則思變,有過弄潮嗆水,有過激流勇進,但從未有過猶疑徘徊,廈門鱟試劑企業用四十年的奮斗史換回了一個絕地反擊的故事。


圖片1.png

1978年,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吳偉洪研發國內第一支鱟試劑



開創:從白丁到國內鱟試劑領域的先驅者

“我父親有破釜沉舟的勇氣,亦有披荊斬棘的能力。他下定決心的事情就會義無反顧地去做。他年輕的時候就很有抱負,15歲獨自下南洋,輾轉至香港。只有小學文憑的他,自學高中所有課程和大學微積分、解析幾何等,同時也愛看魯迅、郭沫若的書籍,接觸愛國華僑、接受愛國進步思想的熏陶,直到和愛國華僑返回國內工作。我一直覺得我父親是個傳奇人物,可以說從白丁到國內鱟試劑研發第一人。”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尚毅談起父親吳偉洪,眼中很自然地流露出敬佩之情。


據吳尚毅回憶父親講過的人生軌跡,1952年,年僅18歲的吳偉洪,被分配到衛生系統處理各種醫務雜活工作。1954年調到鼓浪嶼醫院、廈門市第一醫院開始接觸醫院的工作,從生活中體驗和自學醫院的管理。“直到一次歷史機緣,在開會中上海瑞金醫院的蔣正方教授問我父親廈門有沒有一種叫做“鱟”的海洋生物,我父親說廈門有很多鱟,蔣主任說國外這種鱟可以提煉一種檢測試劑專用于細菌內毒素的檢測,希望他可以關注一下。回到廈門之后父親開始查閱資料,請教上海專家,他越發覺得這將會是一件有重大意義的事情,從此父親就一輩子與‘鱟' 結下不解之緣。



“經過多年的調研了解,1975年,父親就決心開始研發鱟試劑,當時沒有合適的實驗室,于是向中山醫院借了兩間地下室作為實驗室。夏天,簡陋的實驗室酷暑難耐,父親只好把大塊冰塊放在背后來降溫消解暑氣。他默默地克服一切困難,為了心中的夢想奮斗著。“田螺殼里做道場”的吳偉洪帶領三五個人的團隊于1978年做出了國內第一支鱟試劑,填補了鱟試劑在國內的空白,開創了鱟試劑在國內檢測的歷史。


1979年, 吳偉洪應邀參加第一屆全國海洋會議,并發言。1979年12月, 他獲得福建科技成果二等獎,1980年,他撰寫的“鱟的研究”刊登于《人民畫報》1980年第12期(總390期)。


圖片2.png


海洋遠古活化石“鱟”,它的藍色血液中富含銅離子,這種由藍色血液變形細胞溶解物經過一系列的分離、提取,最后真空冷凍凍干制成的試劑——“鱟試劑”,是公認的測定細菌內霉素最特異、靈敏、淮確而又簡便經濟的方法。鱟試劑的研制對于藥品、臨床和科研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1982年,經廈門市政府同意廈門衛生局批準創立了廈門市鱟試劑實驗廠,吳偉洪任廠長,鱟試劑實現量產,這也是如今的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同年,根據吳偉洪原著改編的的科教片《藍色的血液》在德國西柏林舉行的第十二屆綠色農業電影周,獲得一等獎“金穗獎”。此外,他經過多年的收集、整理,編著出版了四冊的《鱟與鱟試驗法論文匯編》,收集了中外對鱟試驗的理論及實驗研究成果,成為中國細菌內毒素和鱟試驗的經典論著。


1986年 吳偉洪研究的《鱟試劑研制》項目被評定為廈門市1979-1985年度科技進步成果一等獎,鱟試劑的成功研制使企業的發展逐漸步入正軌。


1992年鄧小平同志南巡之后,改革開放進入一個嶄新的春天。秉持著“將企業推向市場”的初衷,政府對企業管控放得更開了,吳偉洪創立的廈門鱟試劑實驗廠也從集體制轉變為承包制,企業有了大展拳腳的天地,企業發展也進一步活暖。


1996年,公司進行資產清理,加之股權收購后,廈門鱟試劑實驗廠改制,摘下了“紅帽”,成為了自負盈虧、自主經營的企業,此時更名為廈門市鱟試劑實驗廠。


在2000年10月10日,企業在廈門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辦理工商登記,成立了有限公司,企業更名為廈門市鱟試劑實驗廠有限公司。從此之后,企業就邁開步子大跨步前進,達到一年稅利上千萬元的高點,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


奈何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前進的道路從來都不會一帆風順,總會碰到意想不到的困難。“之前全國每個醫院都有自己的制劑室,制劑室必須大量的應用鱟試劑進行內毒素檢測。后來隨著我國制藥企業的規范,政府部門一系列政策的出臺,更加規范了醫院的制劑室,醫院不能自己做試劑,都必須收歸到各大制藥企業生產,檢測內毒素變成了按生產要求進行抽檢,企業遇到了重創,市場占有率也從占有全國醫院制劑室的90%,一下子掉落到谷底。”吳尚毅說道。


創新打造“國之重器”挑起行業擔當


成大事者,挽狂瀾于既倒,敢當人之所不敢當。成為一名成功的企業家定需具備于逆境中力挽狂瀾的超凡能力。在跨世紀的千禧之年,企業命懸一線,值此千鈞一發之際,吳尚毅和妹妹吳海蘋關閉了自己經營不錯的公司,同到鱟試劑試驗廠,共同幫助、分擔父親肩負的重任。


“當時真的很困難,公司差點就要倒閉了,但是我父親就是有一股硬拼的勁兒他頂住各種壓力,將以前投資購買的一整棟樓房產, 全部變賣或是置換,讓公司渡過難關。我和鱟試劑這個公司一起長大,也不舍得父親創立的企業就此關閉。雖然母親會有一些微詞,但是從來就覺得父親做的決定都是對的,所以我和妹妹決定回來幫忙。”吳尚毅回憶起父親的點點滴滴,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當時是企業的低谷期,同時也是一個韜光養晦的蟄伏期。吳偉洪并沒有因為市場的量變少了就畏葸不前,也沒有急于拓展新市場,而是尋求另一條科研之路,通過研發新產品來支撐企業的發展,來取得一次絕處逢生的機會。然而,所有的創新都有不確定性,是有巨大風險的。吳偉洪憑什么敢做這樣一場“豪賭”?吳尚毅說,基于他對行業的了解,對做強“品質優先"的認知定位,也正因如此,父親和當時的一些前輩們一直致力于讓我國內毒素檢測方法從家兔法轉變成鱟試驗法,經過了20多年的努力,鱟試驗法已經成為國家藥典的法定檢測方法,這一次他要讓鱟試驗的普通凝膠法向什么樣的方法跨越呢?


從2000年開始,企業開始“勒緊褲腰帶”搞科研——顯色法鱟試劑的創新,開始了“賺一點就投入一點”細水長流的漫漫征途。2004年,企業申報了廈門市科技計劃項目,“定量法(產色底物法)鱟試劑盒”獲得立項,得到市科委扶持資金;


2013- -2015年“年產2萬盒鱟試驗微生物快速檢測系統產業化”項目又獲得原國家海洋局海洋經濟創新發展區域示范項目立項并順利通過驗收。國家相關部門的扶持給企業注入了發展的能量,給予鱟試劑全體員工莫大的鼓勵與支持。直到現在,當年企業“勒緊褲腰帶”研制出來的多肽顯色法鱟試劑經過優化后仍處于世界領先水平。較之凝膠法,多肽顯色法鱟試劑的效果是顯著的。


2016年,企業經過艱苦的努力,成為我國鱟試劑領域首家掛牌“新三板”的企業,為將來企業進入資本市場奠定了基礎。這幾年企業又有了新的目標,將鱟試劑從定性提升到定量的質的飛躍。


公司的鱟試驗微生物快速檢測系統推向市場進行產品的升級換代,推動我國定量法鱟試劑的應用發展,將鱟試驗上升到定量法的新水平,提高內毒素及深部真菌感染的檢測能力并降低檢測成本,可使原來傳統的檢測方法3~5天出結果,提升到2個小時內出結果,使內毒素及深部真菌感染患者及時得到確診,爭取到寶貴的搶救時間,減少濫用抗生素、降低患者死亡率。


吳尚毅介紹說: “鱟試劑的高端產品能生產出來的廠商很少,除了一兩家外資的企業以外,國內基本沒有,但是我們仍然會將鱟試劑的高端產品做得更好,這也意味著我們將投入更多的精力在研發新產品上。”目前,國際市場主要的鱟試劑供應國為美國。在國際市場上,美國有三家鱟試劑生產企業,它們的產品供應到全世界的各個醫藥、醫療、生命科學研究等行業,幾乎壟斷了全球的鱟試劑市場,但是他們生產研發的同等產品比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研發的產品價格要高至少三到四倍。


在這次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之下,很清楚地看到在行業里面如果沒有自有技術、不能獲取主導地位的企業,可能會迅速衰敗,迅速出局。鱟試劑產品品質經過多年的研發、改進、不斷完善,完全可以與美國企業一較高低, 廈門鱟試劑市場競爭力無論是在國內市場還是國外都不容小覷。


“我們企業在內毒素檢測領域有很多最前沿的技術創新,這些技術創新使得我們能夠擁有定價權。”而“掌握定價權”才是面向未來十年、二十年,甚至是未來更長時間外部不確定性的唯一的應對之道。也許鱟試劑對于大眾來說,是個隱形冠軍,但是在制藥、醫療、臨床、生命科研等領域應用還是很廣泛的。鱟試劑是藥典規定的注射藥品細菌內毒素檢查所用試劑,而所有注射藥品在出廠前都必須通過鱟試劑檢測內毒素含量,是藥品安全的重要保障。


經過40年來的研究和發展,鱟試劑產品從品類、生產制造廠家、應用領域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以全球制藥行業增長最快的部分之一,疫苗產業領域應用為例,內毒素檢測是疫苗生產安全的重要保障。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0) 的統計,未來15 年疫苗市場預計增長率為10%~15%。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疫苗生產國,每年生產超過10億疫苗劑量,并正準備在國際疫苗市場發揮更大的作用。這些疫苗需求的增長直接導致了對鱟試劑的需求增長。


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的訂單量隨之逐年攀高,發展態勢良好。“ 在做好產品提升的同時,也要擴大產能。吳尚毅說:“ 企業積極響應政府號召,最近正在申報國家級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建設基金支持項目,倘若申報成功,企業的產能又會大幅度提高,形成產業集群,企業將會積極抓住快速發展的機遇,發展壯大。”盡管鱟試劑發展態勢向好,但是也應居安思危,正視與國外先進產品的差距。吳尚毅介紹道:“公司現在有個年輕積極奮進的團隊,一直在不斷投入研發追求產品的更新換代。”


近年來,隨著企業對科研生產的不斷深入,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加大高靈敏度定量法鱟試劑研發力度,陸續推出了微量顯色基質法內毒素檢測鱟試劑、動態濁度法鱟試劑、動態顯色法鱟試劑、透析專用內毒素檢測鱟試劑盒和高靈敏度快速凝膠法鱟試劑等新品種,技術水平達到國際領先水平,在國際市場上正在成功取代美國當試劑廠家的產品。



展望:鍛造企業競爭新優勢


在以遏制“中國制造2025”為目標的中美貿易爭端背景下,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存在更具象征意義。它堅持以鱟試劑核心技術作為研發方向,不僅為中國企業堅持自主研發提供了一個可以借鑒的范本,也為推動中國制造的轉型升級注入了新的活力。


“在未來,我們公司主要還是想要積極拓展海外市場,目前來說我們也有這個優勢,不論是技術上的還有其他方面,目前我們的鱟試劑產業鏈最為完善,我們正在積極構建上下游產品,形成鱟試劑產品生態閉環。目前我們的競爭對象就是國際跨國企業,我們的產品已經獲得美國最高生物安全實驗室的認可,我們正在獲得更多的國際訂單,將來我們的舞臺就是國際的舞臺。”吳尚毅自豪地說。


在吳尚毅辦公室里掛著一副插著小旗的巨幅世界地圖,問接下來打算把小旗插到什么地方,吳尚毅笑著回答道:“ 自2013年國家‘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我們其實就是跟著國家的大戰略走的。”然而,國際時局風云變幻充滿變數。企業在國際舞臺上揮韁馳騁絕不可能獨善其身,既充滿機遇又充滿挑戰。


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原有的基礎上積極開拓新的市場。企業創新品牌“BIOENDO” 注冊成為行業名牌,鱟試劑領域市場需求量是巨大的,同樣的技術挑戰也是一個接著一個,我們不斷的前進不斷的發展。


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響應政府“中非合作正當年”的號召,也逐漸將市場深入到非洲大陸,非洲人口眾多,科研水平較差,它的市場需求量很大,加上他們對制藥這塊的要求很高,所以企業的各層次的試劑可以并駕齊驅同時銷售。企業另一個方向是我國臺灣地區的市場,原來臺灣市場完全是被美國產品壟斷但是現在我們的優質產品贏得了臺灣眾多藥廠、科研客戶的肯定。所以鱟試劑很快就進入了臺灣市場。第一年就占領了10%的市場,第二年計劃市場占有率達30%。吳尚毅表示,當企業占領臺灣50%的市場之后緊接著就進軍東南亞市場。東南亞國家比較容易接受臺灣的產品,且東南亞的需求最至少是臺灣的三倍,但需要不斷地努力,不斷地開拓。


“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隨著改革開放發展40年, 這路上困難重重,艱難險阻。如果沒有廈門市政府、廈門市科委、海洋與漁業局、省市藥監局、廈門市衛生局,海滄區政府、海滄區科技局等相關政府部門的鼎力支持和幫助,企業就無法順利發展。”在這改革開放40年之際,吳尚毅與大家起回首著這一路走來的甘苦與共榮。


四十年過去了,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然是全球鱟試劑行業的領航者,它占據著全球鱟試劑生物科技行業的技術制高點。而隨著改革創新,全方位擁抱國際市場,一個 全球發展潛力巨大的廈門鱟試劑科研團隊一直在路上。


后記: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關鍵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廈門鱟試劑生物科技創始人吳偉洪先生亦是我國鱟試劑行業的創始人,在極其艱苦的實驗環境中研發出國內第一支鱟試劑。繼而賣房研發新技術,在該技術領域才不至于被“卡脖子”,對鱟試劑的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令人敬佩作為接班人的吳尚毅,吳海蘋兄妹緊抓“一帶一路”的機遇,著力于全球市場的開拓,著力于科學創新,著力于打造鱟試劑產業的“中國芯”,著力于強實體筋骨、鑄民族脊梁。